齿轮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齿轮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洛阳盗墓背后的利益博弈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29:28 阅读: 来源:齿轮泵厂家

41岁的王建国原本是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组的一员,如今已是满头白发,在被调整到警犬队喂狗之前,他没有一根白头发。

现实中,与王建国有着类似遭遇的还有十余名当年从事“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的成员……

提及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洛阳宋氏兄弟的故事便不得不说。

在洛阳民间,人们对宋氏兄弟“两红两黑”的特殊背景格外关注。经查证,宋彦彬、宋彦庆兄弟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涉足倒卖文物活动,并形成了盗掘古墓、倒卖、走私文物一条龙的犯罪网络,逐步控制洛阳地下文物流通渠道,垄断了洛阳倒卖文物黑市。优秀民警 “沦落”去喂狗

从洛阳警官学校毕业后,王建国被分到了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至今,在刑警支队已干了20年。

据王建国的一名原领导回忆,在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之前,王建国先后荣立一、二、三等功8次,在当时整个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中是数一数二的优秀民警。

在遭遇了“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之后,2005年,王建国被调整到刑警支队下的警犬队去从事喂狗的工作。截至目前,王建国已经整整喂了6年狗。

据这名领导介绍,当年王建国之所以能进入专案队伍就是因为其为业务骨干,是刑警支队重案二队的中队长。“我认为,是这个专案背后的保护伞毁了一名优秀的民警。”

现实中,与王建国有着类似遭遇的还有十余名当年从事专案的成员。 “两红两黑” 宋氏兄弟

提及公安部督办的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当地宋氏兄弟的故事便不得不说。

在洛阳民间,人们对宋氏兄弟“两红两黑”的特殊背景格外关注。洛阳盗墓行业有名的宋家兄弟指的是宋家长子宋彦彬以及排行老三的宋彦庆。宋家其他两位兄弟,老二和老四均供职于洛阳市公安系统。

经专案组查证,宋彦彬、宋彦庆兄弟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涉足倒卖文物活动,并形成了盗掘古墓、倒卖、走私文物一条龙犯罪网络,逐步控制洛阳地下文物流通渠道,垄断了洛阳倒卖文物黑市。

公安部督办的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的背后,涉案的宋氏兄弟是谁为其撑腰?据一名当年的专案组成员介绍,2003年1月13日晚的大抓捕,本来是一次绝密行动。行动之前,洛阳市只有书记、市长、公安局长等不超过5个人知道,但当晚,列为抓捕首要对象的宋氏兄弟却漏网了。

10多天后,重新抓捕宋彦庆归案时,专案组通过一系列调查才发现,宋氏兄弟在闻风逃跑时,其同车逃犯何健康与洛阳市公安局缉私大队一名领导频繁通话。

要进一步了解王建国等人的遭遇,还应从公安部督办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说起。

2002年11月底,公安部接到了一封举报信。一名自称文物爱好者的人士称,他发现洛阳市倒卖文物现象猖獗,称自己收藏了一辈子文物也没亲眼见过如此的精品,而这些文物经广州过香港而流失海外。对方在信中还提到,洛阳市的文物走私一条龙基本都由洛阳市的宋家兄弟控制。

2002年12月4日,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白景富作出批示,“组织专门力量,精心设计指挥,尽快一网打尽。” 2002年12月13日,时任河南省公安厅厅长张程锋也作出批示,务必高度重视,确保一网打尽。

2003年1月13日晚,专案组采取首次抓捕行动。1月28日,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宋彦庆被抓捕归案,另一名主犯宋彦彬潜逃至今。

截至目前,专案组共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91名。

但就在专案组调查取得进展之际,事情起了变化,4月18日,多名专案组成员被“双规”。

这一切的理由是洛阳市刑警支队涉嫌私设“小金库”,之后,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洛阳“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因上述原因被搁浅至今。 “小金库” 成专案拦路虎?

专案组发现了宋氏兄弟背后“保护伞”的线索,待进一步调查之时突生变故。

2004年3月,被专案组抓获的文物贩子蔡武堂为立功赎罪,要求面见时任洛阳市公安局局长、专案领导小组主要负责人张太学。4月16日,张太学带领办案人员提审了蔡武堂。专案组调查资料显示,蔡武堂揭发了一位副厅级官员很多违法违纪问题。

但就在张太学提审蔡武堂之后的第二天,“意外”发生了。这一天,河南省纪委的调查组进驻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调查“小金库”问题。专案组具体工作负责人、刑警支队党委委员张建岳和公安局副局长、刑警支队支队长李小选被“双规”,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原副大队长、专案组材料内勤尤益民被要求到纪委接受调查。不久,参与专案组工作的刑警支队原政委王宗文也被“双规”。

尤益民负责“02·12·10”特大涉黑文物专案的全部案卷和材料,张建岳时任文物案的主办侦查员,这些人都属于专案组的骨干力量。采访中记者证实,张建岳被“双规”时,滞留在洛阳金城宾馆,由于有多年刑警经验,他在一个中午顺利“出逃”。出来之后,与“拒不接受纪委调查”的李小选会合,辗转赴京,到公安部等有关部门说明案情。

“小金库”调查最终的结论是什么?

记者经调查发现,从几名被“双规”的办案民警的遭遇来看,“小金库”的问题似乎并没有那么严重。

“我被省纪委的人问话时,他们基本就没提"小金库"问题,反而一直逼问我专案组的工作情况。”张建岳告诉记者。

“我想不通,因为我当时的职务是洛阳市刑警支队党委委员、政工科长,具体负责"02·12·10"专案组工作,与"小金库"没有一点关系,后来我们都明白了,表面是查"小金库",实际针对的是"02·12·10"专案。”张建岳说。

“实事求是地讲,刑警支队在财务管理上存在一些问题,当时刑警支队每年需要经费250万,但财政拨款每年只有40万元左右。经争取,市局给予支队"返还罚没款40%"的政策;同时,经市领导和局领导协调,支队和烟草局、电业局联合成立办案中队,每年由两部门各提供50万元的办案经费;和交警部门开展防盗抢业务,每年收入90万元。”原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一名负责人说。

“以上经费的来源和用途是经市领导协调,市公安局领导同意,刑警支队党委集体研究过的,并建立了严格的管理制度,每年都经财务部门审计。”这名负责人说。

电梯对讲设备

刻线机

不锈钢花池货源

泡沫造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