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齿轮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第68届柏林电影节开幕休闲装扮成红毯风景誓言

发布时间:2020-10-18 16:59:50 阅读: 来源:齿轮泵厂家

当地时间2月15日,第6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正式拉开帷幕。本届评审团由德国导演汤姆·提克威领衔,其余评委还包括了演员塞西尔·德·弗朗斯、策展人切马·普拉多、制片人阿黛尔·罗曼斯基、日本作曲家坂本龙一、影评人史蒂芬妮·扎卡雷克等。

今年共有24部影片竞逐最佳影片金熊奖,揭幕作品是美国导演韦斯·安德森的新作《犬之岛》(Isle of Dogs),这也是他继2009年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后再次尝试定格动画长片。相比前作轻松活泼的氛围,《犬之岛》却有着《1984》式的反乌托邦基调。该片讲述未来的日本长崎市,爱猫成癖的市长小林以“犬流感”为借口,将市内所有狗狗,悉数驱逐、隔离到了远郊一座无人荒岛之上。而他的养侄小林雅达利却为寻找自己的萌宠“斑点”驾驶飞机来到“犬之岛”上,就此展开一段奇妙旅程。

据导演安德森在新闻发布会上所介绍,该片缘起于是他与另两位编剧的头脑风暴。他们一直都想拍个有关狗的故事,同时又都对日本文化很有兴趣。于是,各种西方人眼中的日本典型元素,如樱花、书道、相扑等几乎都能在《犬之岛》中找到。至于电影方面的影响,导演坦承,黑泽明和宫崎骏两位电影巨匠的作品,对《犬之岛》影响良多。

除《犬之岛》外,今年还有格斯·范·桑特的《别担心,他不会走远的》(Don't Worry, He Won't Get Far on Foot)、拉夫·迪亚兹的《魔鬼时节》(Ang Panahon ng Halimaw)、塞德里克·康的《祈祷》(La prière)、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的《过境》(Transit)等名家新作共同入围参赛片单元。

另一方面,席卷全球的电影圈性丑闻和女性平权运动,自然也在今年的柏林有所反映。早前就有德国女演员克劳迪娅·埃辛格(Claudia Eisinger)在网上发起公开请愿,呼吁今年柏林改红地毯为“黑地毯”,以示对女权运动的支持,结果获得了两万多个网民点赞。不过,柏林电影节主席迪特·科斯利克(Dieter Kosslick)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这一要求。在他看来,“走黑毯”显得太过肤浅,纯粹流于表面,根本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电影界的不平等问题。科主席认为更需要真正意义上的积极行动,所以在本届影展增设了有关行业性骚扰丑闻的论坛、咨询处和座谈会,鼓励受害者畅所欲言。

结果,虽然揭幕盛宴上的地毯颜色未变,但与会嘉宾的穿着打扮,还是起了不少变化。似乎是为呼应之前金球奖上嘉宾一身黑的穿着风格,亮相的评审团也都不分男女穿起了黑色。更有意思的还有德国女演员安娜·布吕格曼(Anna Brüggemann)在社交媒体上发起的“不做玩物”运动,倡导女性影人走红毯时候,放弃细高跟、紧身裙的性感穿着,改走舒适的休闲路线,用牛仔靴、运动鞋、汗衫和皮夹克来代替奢侈品牌的礼服。结果,有70多位德国女演员响应了她的这一倡议,“不再仅仅为了满足男性的目光去穿着打扮,而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

安娜·布吕格曼(左)

于是,昨晚的红地毯上,安娜·布吕格曼、拉文尼娅·威尔森(Lavinia Wilson)等德国女演员,真的就一身休闲打扮出席了典礼,反倒是海伦·米伦、格蕾塔·葛韦格等英美女星,似乎并不知情,仍穿着夸张的性感套装走上了红毯。不过,这倒也印证了影展主席迪特·科斯利克接受媒体访问时所说的,“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每一位来柏林电影节的女性,你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不管是穿平底鞋的女性,还是着高跟鞋的男性,我们一概欢迎。”

熟悉欧洲电影节的影迷,肯定能读出科主席的话外之音。前些年在戛纳影展上,常发生女性因未穿高跟鞋而被谢绝走红毯,甚至连电影院都不让进的事。科主席是要告诉外界,柏林在女性权益这一点上,可比戛纳要做得更好。

可惜,衡量A级电影节影响力的主要标准,还是影片质量本身。相比戛纳和威尼斯,柏林似乎始终要逊色一些。有人说那是因为二月的柏林天寒地冻,所以导演和明星都更愿意去戛纳和威尼斯。但也有人觉得,问题还是出在科主席身上。

事件的起因要从去年11月说起。包括法提赫·阿金、玛伦·阿德在内的79位德国导演联署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德国文化部在决定电影节下任主席人选时,程序能更为透明,能在广泛听取电影界人士意见后,找到一位合适的掌门人。现任主席科斯利克的合同,已确定将于今年五月到期。他自2001年上任以来,便不时遭受德国电影界人士的批评,认为其实力有限,没能提升柏林电影节的国际影响力,而且电影品味一般,曾拒绝过《索尔之子》(Son of Saul)、《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等佳片来柏林参赛。

这79位导演在公开信中提出,下届主席必须是一个“对电影充满激情、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良好人脉关系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让柏林影展与戛纳、威尼斯平起平坐。在他们看来,现在的柏林影展,摊子铺得过大——去年有365部电影参加,今年更是有多达385部——反而显得缺乏重点,让人无所适从。

法提赫·阿金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便表示,希望今后的参赛片数目能有所减少,“贵精不贵多”。阿金2004年凭《勇往直前》(Head-on)拿到过柏林金熊(该片最初也被科斯利克主席否决了,之后因为有别的电影退出,才递补入围),但之后的作品,从2007年的《在人生的另一边》(Auf der anderen Seite)到2009年的《心灵厨房》(Soul Kitchen)、2014年的《切口》(The Cut),以至刚拿了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的《凭空而来》(Aus dem Nichts),全都送去了威尼斯或戛纳参赛。他对柏林电影节,真可以说是去意已决。

声测管厂家

万能拉力试验机

红薯淀粉机

玻璃钢避雷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