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齿轮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盘点电信IPTV在边缘游走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0:10 阅读: 来源:齿轮泵厂家

业务范围横跨通信和广电两大领域的IPTV,以其广阔的市场前景,一举成为2005年厂商和投资机构追捧的热点,并被赋予“开启三网融合之门”的重任。

而第一张IPTV牌照的颁发、试点范围的扩大和各式设备的不断问世,更是让人们看到了黎明之前的曙光。

那么,IPTV时代真的来临了吗?至少从目前来看,答案还是否定。要想IPTV真正进入大规模商用,带宽、标准、内容乃至与数字电视的关系处理都是运营者必修的功课,而政策和应用,则更是IPTV所面临着的最大壁垒。

IPTV,仍然还只在商用的边缘游走,而目前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继续试验,继续摸索。

牌照激活产业链

如果要评选2005年IPTV产业链中最重大的事件,无疑当属第一张IPTV牌照的颁布。

5月份,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下属上海电视台正式获得国家广电总局在国内发放的首张IPTV业务经营牌照,获准开办以电视机、手持设备为接收终端的视听节目传播业务。

根据我国现行行政管理体系,电视属于广电系统势力范围,而IP服务则归属电信领域管理。广电系统的优势在于对视频与信息类内容的深入理解、以及长年运营而在视频内容资源、管理上积累下的经验,而电信运营商则拥有更完善的IP网络资源,对IP网络与业务的运营有丰富的经验与市场理解。这样一来,当IP技术应用到电视领域时,“谁来坐庄”就成为电信和广电明争暗斗的理由。

在文广获得牌照之前,电信运营商——尤其是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一直在努力尝试获得自己的IPTV牌照。此番希望落空,电信运营商失望之余,倒也开始尝试新的策略——绕过政策的壁垒,通过与有牌照的广电机构合作,“曲线迂回”进入网络电视领域。毕竟,当核心固话业务增长速度减缓时,IPTV无疑是一个理想的新的营收来源。

目前,中国电信、中国网通均分别与上海文广签订协议,开展IPTV的试点工作,仅仅半年内就已经进行了三次测试,每次测试的范围都在不断扩大样本……

另一方面,对于产业链上的网络设备商和芯片/技术厂商们而言,无论谁获得牌照,都需要建设或者进行现有网络及设备升级——这无疑将是一笔巨大的收益。因而,思科、华为、中兴、Juniper、西门子、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等一大批网络设备商争相推出各自的IPTV解决方案及相关产品;TCL、康佳、长虹、海信等家电厂商陆续拿出支持IPTV业务的产品;UT斯达康不惜放弃3G,裁员转投IPTV;微软加入测试设备的招标行列;盛大也不失时机地开始为即将上市的盒子造势……

牌照不是让IPTV产业繁荣的决定性因素,却无疑是一剂催化剂。

试点扩大 模式众多

从发放牌照起至今,我国的IPTV产业一直处于试商用的测试阶段。

2005年5月份,上海文广与网通达成合作,以哈尔滨为试点开始推广IPTV。

6月初,中国电信与上海文广合作,在包括广东、浙江、江苏、陕西和上海在内的5省17市开展IPTV试商用。为确保试商用的效果,电信集团总公司授命上海电信研究院组织设备生产商们进行一次IPTV测试,然后将测试结果下发各省的设备生产商作参考。

7月5日,IPTV第二次测试依然从上海开始。华为、阿尔卡特、UT斯达康、西门子、中兴以及思华等6家IPTV设备商参与其中。

到了11月,国内IPTV商用试验明显开始提速。在中国电信与上海文广的第三轮测试中,IPTV试点范围已经从原先的17个城市扩至23个城市;同时,中国网通与上海文广合作的试点城市也大举扩至20个。至此,由电信、网通主导的中国IPTV试点城市已经扩至40个以上。

有意思的是,在IPTV测试过程中,上海浮现出了三种IPTV试验模式:除了从11月起开始的中国电信与文广的第三轮IPTV商用测试(浦东模式)外,还出现了在闸北区大宁小区开通的“互动电视示范区”(大宁模式)、在长宁区古北新区和浦东第九城市开通的“长三角高性能宽带信息示范网工程”(古北模式)。

从技术上来看,三种模式的区别在于:大宁模式是对现有的普通电话线进行改造,使其带宽提升到电脑上网2M和互动电视4M;浦东模式是对现有的ADSL宽带网进行升级,使其宽带接入达到2~3M;古北模式则是采用新的网络架构再建一张光纤城域网(这张小网和电信骨干大网连接),为网内用户提供高达46M以上的独享宽带。

而虽然这三种模式的运营主体并不相同,但三种模式之间也有着或明或暗的复杂关系,如上海文广也是古北模式的承建者之一;而大宁模式则直接依赖于中国电信的网络………

“浦东模式就是电信基于我们的设备进行的。”刚从上海IPTV测试场归来的Juniper网络公司中国区技术部经理王卫告诉记者。在他看来,在ADSL上开展IPTV业务,最终将成为主流模式。“任何家庭都会有电话线,所有有电话线的用户都可成为ADSL用户,利用ADSL提供IPTV业务,成本最低,技术实现上也是最容易的。”

“ADSL是个在不断发展的有很强发展力的技术,目前下行带宽可达到6-8兆,而采用新的调制解调方式还可以达到更高,未来还在不断增加。”王卫表示,新建网络,涉及到布线等多种因素,成本高昂,实现起来也非常复杂,而所谓的“对普通电话线进行改造”的大宁模式,他认为同ADSL方式区别不大,“可以认为是一种模式”,因为ADSL就是在现有的电话线上传数据,“不需要改造。”

此外,他还强调,现在的宽带网络是经过多年的投资积累而来的,而“任何一种新的网络,不可能在几年内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而足以替换”。

探索期依然漫长

试点城市的增多和测试范围的扩大,并不意味着IPTV的商用时代将会马上到来。“尽管试点的城市数量有所增加,但规模并不大。” 11月16日,在“2005中国泛网论坛”上,网通研究院副院长唐雄燕称,目前IPTV仍然处于测试和试点阶段,而对于固网运营商来说,发展IPTV仍然面临着障碍。

事实上,涵盖了点播时移、直播、信息服务、机顶盒、业务管理、运营支撑等6个部分的测试内容,也让运营方们发现了许多之前根本无从想象的问题。

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总裁黎瑞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5月中旬IPTV哈尔滨试点推出之后,已发现了大大小小200多个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在实验室中不可能被发现,每一个问题的解决都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持。”而在上海的第二次测试之后,更是有媒体爆料称“设备商们在IPTV产品上存在多个缺陷”。

“作为新生事物,就像当年的宽带发展一样,IPTV的发展,首先需要经历一个起跑的过程,然后到了合适的时机,才会出现一个非常大的提升。”Juniper网络公司中国区技术部经理王卫从技术实现手段上,将IPTV的发展划分为3个阶段。

“首先是尝试阶段,也就是通过对各种技术实现手段进行尝试,看看那种具有最好性价比,能以最佳效率提供服务——这是相当长的一个过程,因为一定会有碰壁,只有经历了吸取经验和教训的过程,然后才能总结出最适应中国网络状况和政策的解决方案。”

王卫口中的第二阶段,是“跑马圈地阶段”。他表示,到了这一阶段,核心技术已经成熟,将会出现用户量的爆发性增长;

而所谓的第三阶段,则是在用户数量增长到一定程度后的业务细分阶段。“此时,除了用户量外,运营商们开始逐渐重视对增值业务的开发和提供。”

王卫表示,目前,我国的IPTV发展还处于第一阶段,也就是尝试摸索性阶段。“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广泛尝试多种方式,而且一定不要只单纯从表面上看是否能实现IPTV功能,必须有深入的分析,从技术发展趋势上判断,到底那种手段是最合理、最能够适应未来发展的。”

“今年我国的IPTV还处于初级试探阶段,并未大规模铺开。”王卫说,从目前的IPTV用户数量上来看,占总宽带用户数目比例还非常小,“连5%都不到”,因而他判断,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这种测试和摸索阶段还将持续。

标准未定 政策不明

缺乏统一的标准和明朗的政策,是业界公认的阻碍IPTV发展的两个最大壁垒。

11月,有消息称,受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委托,目前涉及IPTV中国标准的相关方案正在起草中,并有望在年内出台。据称,此次制定的标准涉及七个方面,分别为业务需求、总体框架、机顶盒、业务平台接口、运营平台接口、接入设备的支持以及视频编解码研究。

然而,IPTV涉及范围太广,在其技术标准中包含了框架、设备、业务、协议、互通、编码、安全等多个方面,需要整个产业共同协商解决,因而许多专家表示,年内统一标准难度太大。

王卫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统一的标准确实重要,但我并不觉得现在就强制推出一个所谓的标准有多大意义,标准需要的是强大的产业链的支持,否则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他认为,在制定标准时,标准的权威性、支持该标准的技术成熟性和这个标准所支持的产业的成熟性等因素都需要考虑在内。而对于IPTV来说,目前还属于“诸侯纷争”的时代,也是各种标准混战的阶段,暂时还看不出那种技术手段是最最合理的。“标准的出台,需要在产业整体成熟后,而且最终会是若干个标准的组合,不会出现一个所谓的《IPTV标准》。”

尽管如此,专家以及运营商们仍然在为早日出台一套统一的标准努力。11月24日,“中国IPTV产业政策及技术、标准研讨会”在京召开,研讨会荟萃政府、金融、电信、证券、广电、IT击相关服务行业的决策制定人、专家、技术主管、企业管理人员和IPTV领域专业人士,首次就IPTV产业政策进行跨行业的深度沟通,盛况空前。而中国网通系统集成总工程师唐雄燕更是透露,“IPTV标准正在制定中,最早年底前将出台一个草案”。

如果这一消息成真的话,对于IPTV产业链的发展,无疑是件幸事。

此外,目前国家对IPTV的政策还不明朗,也尚未出台针对新媒体业务统一的法律法规及具体的监管措施。这一情况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源于IPTV涉及到电信和广电两个产业。

“电信和广电都争着想把IPTV收入自己旗下,但对于国家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必须控制‘打架’的行为出现,而就算是两者的合作,也牵扯到一个利益的分配问题,所以国家一定会谨慎对待。”一位设备商如是评论。

看来,要想政策松动,关键还是取决电信与广电两个巨头们的合作情况。

此外,我们也不得不提到,应用方面缺乏创新与吸引,也是目前我国IPTV产业发展中的一大缺憾。

毕竟,没有吸引用户“买单”的应用,运营商拿什么支撑起IPTV的天空?

巅峰棋牌骰子

女神的斗士校园版

血灵诀官方版

澳门六期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