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齿轮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知情人士披露现在三峡全通9成工人被放长假

发布时间:2020-07-13 12:07:35 阅读: 来源:齿轮泵厂家

郭有明落马背后:三峡全通业绩注水致70亿债务

11月29日,三峡全通总经理赵大河在公司内部大会上多次向员工如此强调。

在此前的11月2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据湖北纪律监察部门知情人士透露,郭有明主政宜昌多年,其落马或与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股份有限公司有直接关联。

此传言甚嚣尘上,三峡全通内部员工更是人心惶惶。在内部大会召开的当天,三峡全通在官网发布消息,坚称三峡全通生产经营稳步有序,欲自证与郭案无关。

而实际上,三峡全通的确是郭有明任职宜昌市委书记期间最大的政绩工程。三峡全通涂镀板项目于2009年破土动工,总投资额高达200亿元,一度成为宜昌乃至湖北全省的招商引资样板。但在短短3年之后,公司经营就已举步维艰,面临巨额资金压力,生产停滞。几经当地政府伸出援手相助,亦未挽回颓势。

宜昌当地知情人士向记者披露说,现在三峡全通9成工人被放长假,4个月没发工资,90条生产线,就2条断断续续开工,3个码头全部闲置。三峡全通今日现状与郭任期内大干快上的火热场面相比,显得异常凄冷。

200亿投资落户,政府成企业保姆

三峡全通进驻宜昌的时间可以追溯到2008年。

河北商人梁士臣已在宜昌夷陵区投资5.5亿元创立湖北江重机械制造公司。当时,梁还任中冶恒通执行董事一职。恒通公司是国内少有的能生产超薄涂镀板的厂家之一,恒通公司号称是亚洲最大的专业生产涂镀板企业,在行业内有一定的话语权。

得知这样的消息,宜昌当地随即派员至唐山与梁士臣接洽,考察恒通公司后,宜昌方面承诺梁士臣只要到宜昌投资,将获得有史以来最优惠、最细致的招商政策以及服务。

宜昌方面认为,涂镀板项目是一个值得引进的大工业项目,如果能引进,也是宜昌将获得重大发展的机遇。

时任宜昌市委书记的郭有明还曾亲自带队远赴唐山与梁士臣接触,并曾感慨说:宜昌要有这样的企业就好了。于是郭有明当即允诺梁士臣,只要来宜昌投资,要亲自接机,用红地毯迎接。

宜昌方面算过一笔账,如果梁来投资,按照当初设计,需建设8条八辊五连轧冷压延生产线、20条镀锌生产线、5条彩镀生产线,形成1000万吨产能,年产值将达到300亿-500亿元,带来1.6万个就业机会,利税30亿元。

郭有明认为,三峡全通是好项目,全市上下一定要站在战略高度,算长远账、算政治账。

2008年12月13日,梁士臣第二次来到宜昌,如郭有明所诺,机场布满鲜花,从飞机舷梯处铺满红地毯,并安排乐队迎接,级别之高,尚属宜昌首次。为此,郭有明亲自陪同梁考察5天。

12月18日,梁士臣与宜昌签订意向性合作协议,计划投资110亿元。

此时,离2009年春节只有一个多月。

为了力促意向性合作协议能成为现实,为给一期项目腾地,亭区红港村土地上252户村民被迫搬迁,短短50天时间就完成项目用地征迁工作。村民不得不打破腊月里不搬家的习俗,春节期间,甚至在外租房过年。

这样的宜昌速度也进一步促使梁士臣在宜昌投资坚定信心。

6个月后,三峡全通首条生产线投产,开工当年实现产值10亿元,不到15个月一期工程全面建成投产,项目投资也从当初的110个亿追加到200个亿。

记者调查获悉,项目落户后,郭有明带着银行、国土、金融等市直各部门,几乎每月到三峡全通现场办公,多次要求、强调,支持三峡全通进一步扩张,早日形成千万吨产能。

70亿巨债引爆 疯狂扩张资金链断

11月29日下午,初冬的长江边,江风凌冽,时代周报记者耗费近两小时围绕厂区查看,三峡全通厂区空旷寂静,高大的厂房上方已显露出些许锈迹。厂门内侧停放着为数不多的几部车辆。这与三峡全通建设初期相比,差若天壤。

彼时,三峡全通规划一期工程设计年产能320万吨,2013年底,三峡全通将形成涂镀板产能1000万吨,实现年产值700亿元,增加就业岗位1.6万人,成为全国最大的极薄涂镀板综合生产基地。

如此宏大规划此后因资金等问题,沦为空想。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涂镀板加工属于来料加工行业,也就是到钢厂买到钢板,镀上一层锌后,再转卖给下游生产厂家。本身行业受制于上游钢厂的原料价格波动,下游受限于生产厂家需求数量,夹在中间的加工商利润很可能受到挤压。

此外,为了购进大量生产原料,必须有充沛的流动资金,当时钢材市场价格处于谷峰,对加工厂家形成压力可想而知,一旦供大于求,产品积压,后果不堪设想。

此外,三峡全通的产品技术优势并不过关,全通号称能生产厚度为0.14-0.35毫米的极薄涂镀板,员工证实废品率实际高达50%。

曾2011年入职三峡全通的员工姚晖(化名)告诉记者,当时他在2号车间,在2011年中期,出货实际不多了,一般是挂有山西、河北、内蒙古等地的半挂车时不时地拖走一车,生产线有时开,有时不开,已经到停产地步。到了当年10月,仓库里的存货堆积得相当严重。仓库里已经出现贴有抵押字样的封条。

2012年,董事长梁士臣在厂庆大会上公开承认,三峡全通面临资金短缺、融资艰难、人心浮动等三大挑战。当年9月,超过3000名员工被无限期放假,员工的工资延迟1个季度甚至更长已司空见惯。

三峡全通面临的债务也接踵而至。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12月底,中信信托发起的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查询信托产品)陆续到期,三峡全通公司未能按时向信托专户支付当期贷款利息,次年2月7日,三峡全通再次失约。截至当日,贷款合同项下三峡全通欠款共计11.41亿元。

除开上述贷款,三峡全通在大跃进式的疯狂扩张中,逐渐形成一个怪圈,由于自身造血能力严重不足,使得企业负债怪圈持续增大。

今年5月,三峡全通总经理赵大河曾对外透露,三峡全通的资产负债率在62%-63%之间,债务规模70多亿。

数据显示,三峡全通仅在2010年的短期借款,由2009年的7500万,快速增加至9.9亿元,增长近13倍;其长期借款,由2009年的6.58亿元,增加至11.3亿元。

业绩七成注水 最大招商成烂尾

与上述对应的是,在三峡全通急速扩张过程中,宜昌当地及省内媒体对其正面报道铺天盖地,有媒体初步统计不少于50次,几乎每一次郭有明的现场办公会都有报道,安排大型媒体采访团活动到厂区,多次多地党政团体地到三峡全通参观学习。

在频繁且高密度的宣传报道中,220亿元投资、1000万吨产能、30亿元利税、1.6万个就业岗位,这些夺人眼球、令人仰视的巨量数据,让三峡全通一跃至湖北第二大民企。

这也使得外界一度认可三峡全通是目前宜昌最大的招商政绩,它的扩张为宜昌经济作出了不可逾越的贡献。

当时有些宣传是夸大了,与真实的情况有差异。三峡全通总经理赵大河此前对外透露。

实际上,经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得知,三峡全通产能一直没有达到预期规划。

业内人士透露,仅2010年,实际产量并没有达到320万吨,当时只有部分生产新试生产,月产量约10多万吨。

知情人称,一期工程投资量被大量注水,实际只有约20亿元,不到官方公布数据70亿元的三成。

宜昌当地一名企业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指,三峡全通已影响到宜昌整个信用体系和金融体系,信用降低,导致中小实体经济企业已很难获得贷款,另外,他认为,梁士臣导演的资本闹剧,致宜昌元气大伤,更透支了宜昌未来,宜昌老百姓作为纳税人不得不为此要担上更重的负担。

(责编:杨秋影)

榆树订做西装

北海制作工作服

中卫职业装制作